无所谓ㅍ_ㅍ

并不赞同以暴制暴,诚然我讨厌脑残这样对我喜爱的人,那么我便可以同样的方式去对待脑残么?我做不到,如果不能为他这样对待脑残,就是不够爱的话,那就这样看我吧。我从来也不在意别人觉得我爱不爱他。我不是沉默的大多数,只是不习惯做无意义(对我而言)的发声。

评论